THE FOREST IS MY DOOR

2016 Taipei, Yunlin, Houli

離開台北,回后里鄉下,跟母親在空曠地摘採芒草,是離阿公墓園不遠的地方,我們像發現秘密基地一般,無止境地在陽光下探險、曝曬。

太魯閣部落青年曾赤腳和我上山找昆蟲,結過的蜘蛛網,他總能輕易找到。黝黑的他,挺立自在地說著:「森林是我家的門。」

 

看著三合院的阿嬤都老了,她拿著大把豐收的芒草,會憶起那年代台灣婦女辛苦綁芒草當掃把賣的日子。細心幫整理綑綁時,偷偷讓攝影機記錄下阿嬤的真情歲月。稻草在台灣曾是如此親近,在傳統社會生活裡被運用著;芒草在空曠地隨風飄蕩,成為一片風景。但現在在都市裏,這些已漸漸看不見了。選擇了編織的重複,讓門顛倒向上長,彷彿就在體驗生命的流動,佔據舊民宅的空間創作,作品提供了想像的場域,彷彿在穿越後開始思考:在同片天空下成長,如何在時間洪流下不扭曲自己,不破壞環境。

©2018 by 陳珈汝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